欢迎访问江南100系列赛
客服热线: -

江南100系列赛

在江南 遇见非凡的自己

江南100英里越野大赛

: :

喜欢上马的理由 | 前泽典子:一个日本女人的上马十年 [复制链接]

农民CPA | 2017-03-30 09:55 389 0


每周三的上海天山中学操场都会异常热闹,一群说着日语的神秘人聚集于此,进行一场认真的长跑训练。其中有一个人在2014年上海马拉松获得了第13名的好成绩。前泽典子,跑圈的人都亲切地称她为“典子”。今年已经是典子参加上马的第十一个年头,感谢爱燃烧的授权能让我们分享这位日本超马年龄组排名29的奇女子,一起来看看她在上海是如何跑过这十年的。


高管印象的跑步高手

对于常年居住中国的日本人,特别还是日本女人,我脑子中的印象显然已被一部部大热的日剧所套牢。我起初猜想典子应该就是日企高管,穿着利落优雅,加上又是跑步健将,一定走起路来英姿飒爽、脚下生风。

但是,当我下了地铁,冷雨淅沥沥的下着,跟着导航走近她给我的地址——经过一条布满停车位的小路,小路两旁稀疏平常地分布着日式杂货铺和寿司店。一目了然,这是一个日本社区。此时,我心里犯嘀咕:哪有日企,没看出来这有大企业坐落的架势啊。

左顾右盼着,路的尽头,我发现有一个装扮平常的女士在远处东张西望 。关掉导航,径直走过去,一看便知那就是典子。

她一见到我就说:“你好!你是?”你好说地字正腔圆。

“对的,我是***。”

“好的好的,那你跟我,上来吧!这是我,工作的地方,一个诊所。”

我边上楼心里边想,果然中文说的不流利。之前,我们微信联络时,典子一个劲地跟我说她中文不好,到时候请多包涵。我以为这只是日本人的客套,没想还真是说的磕磕绊绊。

她请我来到诊所的食堂,也就是员工吃饭的休息间,闻着些许饭菜味儿,日本大企业的形象已经荡然无存。显然,我的猜想彻底破灭。

当天虽然下着雨,但我穿着外套已经走得大汗淋漓。正准备不顾形象地脱掉外套,典子便非常礼貌、甚至腰背微微弓起地问我:“你热不热,要不要开空调?别脱了吧,可能会受凉。”日本人果然细心。

我们坐下来,她从身后掏出一个北马蜘蛛包,顺势又拿出一本厚厚的文件夹,里面全是她收藏的宝贝成绩单和杂志内页。还没等她开始说话,强烈的好奇心驱使着我突兀地问出:“您可以介绍一下您的工作么?我在网上从来没看到过相关介绍。”

“噢!我在这家日本诊所做管理和市场推广,不好意思,我拿名片给你!我们在上海已经有三家诊所了。”

噔噔,真相大白!关于典子职业的所有谜团就此解开。


跑步的意外“惊喜”

2006年4月,典子因为工作被派遣到中国。

本以为典子是因为在中国生活无趣,为了排解思乡之苦才选择长跑这一出口。她却说:"我的跑步经历已经有16年了。大学毕业后为了健康和减废(肥),我会长跑和打王球(网球), ”原来跑步大神起跑的初衷跟我们凡人一样,都是万恶的肥胖啊!“但因为网球需要对手和场地,就不太打了,没有玩的感觉。主要是因为打王秋看不到成绩更新(进步),体会不到速度的快感,也不会结交朋友很多。”

日本因为悠久的长跑文化和绝佳的跑步氛围,民间很多企业和高校都会自行举办跑步节日赛。最有名的就是东京高校间的箱根驿传,火爆程度堪比美国超级碗和中国的春节,对于日本人来说,这就是节日一般令人兴奋欢愉的长跑比赛。年轻时的典子,第一次参加日本当地的跑步节日赛5公里组,就轻松获得第一名,拿到了奖品,体会到了有别于“王球”输赢定成败的成就感和自信心。


满是证书的收藏夹

我这能冲破天际的好奇心,又被刚刚提到的“奖品”一词瞬间勾起,无耻地问了一个有点偷窥人隐私的问题:“那你这些年跑步拿奖金也是拿了不少money吧?”

“啊!我看一下,”说着她又跟叮当猫一样从蜘蛛包里拿出一个破旧的、页脚稍有卷起的“记账本”,像上了年纪的老奶奶一般匆忙无措地翻着,“在这里,你看这是我15年获得的奖金数目。跑环雷公山100公里马拉松时,我获得了第一,奖金有*万,那里的景色实在太美了!”

我的天哪,日本人为何这么淳朴!毫无防备!

不过话再说回来,典子15年的每一次比赛地点、时间、成绩、奖金,都被她一一记录在册,一丝不苟。掸眼一扫那个获奖金额,真是个数额不小的“巨款”啊!


21年上马,她已经跑了10年

起初,上马有几家日本企业赞助商,例如东丽、麒麟和美津龙,正因如此,上马吸引了大批日本人前来参赛。2006年刚到中国,典子就参加了日期仍定于12月份的上海马拉松。

刚到上海的典子,苦于没人能结伴训练交流,便与来诊所就医的一名日本病人一同建立了当时的Shanghai Running Club,后来又与另一家日本跑友俱乐部合并为Team Asia Running Club(TARC)。她现在是这家俱乐部的会长,每周会在古北、大宁、世纪公园和天山中学定时举办跑步活动。这群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日本跑者也逐渐在上海跑圈中崭露头角,在一些上海本地的路跑比赛的领奖台上时长能看到这群激情洋溢的日本人。除了典子2014年跑得上马女子第13名的头衔外,俱乐部里的另一个年轻的日本小姑娘算是后起之秀,知道她的人都说她比典子还快。

俱乐部队服

说道这“部长”的名号,我看典子也不像揽权之人,便问她为什么选择你当部长。她也一脸无奈地说:“因为我在上海的时间最长啊,其他人都是派遣到上海出差个3-4年便返回日本,我在这里都呆了十年了。”对哦,典子与曾在日留学的中国丈夫所生之子现在也快11岁了。


典子与儿子

我又问她,你以后会回日本生活么。她若有所思地说:“不知道啊,这说不清的。”

尴尬了5秒。

为了缓解气氛,我问了一个还算振奋人心的问题:“那你喜欢上海吗?”

果不其然,典子听到这个问题脸上立马多云转晴:“当然喜欢!”

“那为什么呢?”

“上海有power的感觉,大家在这里生活工作都很尽力。感觉每年都是新的,我生活的这个地方一年一个样。上海的发展很厉害,不像日本,日本已经发展到一定程度了,城市已经没有什么变化了。上马赛道也是如此,这十年来变化了很多,时间也逐渐提前。在日本,赛道都是一尘不变的,跑过一次就可以了。”

知道或者在赛道上见过典子的人,都说她跑起来很喘、很拼,跑姿略纠结。可能每次比赛的全力以赴以及平时训练的超负荷,让她现在感到肌肉疲劳,跑动抬腿使不上力,成绩有些下滑。虽然没有伤,既然身体感觉疲惫,为什么不休息、停止参加上马呢?

“对啊,为什么不休息呢?”典子也反问自己,显得有些懊恼。“因为我在上海,最大的比赛是上马。也参加了9年,想继续参加下去不想放弃嘛!”她看着我目光笃定,就像日剧里元气满满的女主人公。但稍后又眼皮耷拉下来像一个小孩,“不跑,我会没有信心的。”这句话似乎道出了一个大龄女跑者的心声。

这些年的上马证书

14年上马证书

即便如此,她现在的每月跑量还是稳定在400KM-500KM,去年一年的跑量有6000KM;全马最好成绩是304;在2015年日本环神宫24小时超级马拉松中,她在规定时间内完成了183.510KM,夺得女子第7;2015年日本长跑圈,她在40岁年龄组位列第29名。只能说,谦虚如典子。

02年筑波马拉松创造全马304

日本神宫24小时超级马拉松证书

2015年日本杂志《记录集计号》典子的排名

问她还想参加哪里的马拉松比赛,她又像打了鸡血似的:“我的梦想马拉松是台湾东吴24小时超级马拉松,因为我的偶像是关家良一,他跑过并推荐过这个赛事。”但其实典子也没有具体规划自己什么时候能去参加东吴马拉松,毕竟目前状态并不乐观,但她仍说今年的目标是全马破3 。

现在的典子,一年也只回日本寥寥两三次,每次都因为参加马拉松。

既对自己有狠劲儿,也对他人有谦和。看着典子,一个日本跑者“双重性格”的形象毫无保留地呈现在我面前。就像《菊与刀》中对日本文化双重性的描述一般——“一面是温文尔雅,一面是残忍冷酷;一边是善于学习,一边又妄自尊大;一面饮茶坐禅,一面却好勇斗狠。”正因为这样的性格, 造就了国际马拉松赛场上一个又一个的传奇,包括上海马拉松。



转载来自爱燃烧(爱燃烧官网:http://iranshao.com/

原文链接:http://iranshao.com/articles/3223-qianzeidanzi-in-2016-shanghai-marathon




网友评论

正在加载评论数据...
      评论请先登录,或注册
      相关推荐